新媒指数 New Media Index 新媒孵化 New Media Hatch 新媒招聘 New Media Recruit 新媒学院 New Media College
您当前的位置:第一传媒网 > 产经 > 产经要闻 >

合并传言下的共享单车下半场:“三座大山”压顶,还有谁将倒下?

作者:传媒使者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7-10-10

相比共享界的“前辈”专车,共享单车的下半场似乎来得更早。

  相比共享界的“前辈”专车,共享单车的下半场似乎来得更早。

  10月7日,据彭博社报道称,摩拜与ofo投资人正通过谈判推动二者合并,以结束烧钱的竞争。据称合并后估值可能会超过40亿美元。

  虽然这一消息很快就遭到两家公司否认,但ofo天使投资人朱啸虎此前曾公开表态:“每个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运营,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资本对这个行业的焦灼可见一斑。

  实际上,在巨头合并传言背后,共享单车各个梯队的成员们都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一线城市“禁投令”下,摩拜、ofo需要想方设法消化庞大的产能储备;二线阵营小蓝、小鸣、酷骑等则先后遭遇押金挤兑的信任危机;至于那些还在前仆后继的新进者们,虽然不约而同采用加盟制的方式吸引社会资本,但需要赶在政府准入大门关闭前证明自己的实力。

  产能、押金、监管,驮着“三座大山”的共享单车们已然骑虎难下,“刹不住车”的一路狂奔。它们的未来在哪里?

 

  巨大产能如何消化?

 

  “共享单车第一股”永安行自今年8月上市以来受到资本市场热烈追捧,短短一个月股价翻了3倍,上海凤凰、中路股份、信隆健康等自行车概念股2017年上半年财报也全线飘红。

  上海凤凰今年上半年营收7.98亿,涨幅达1.79倍,300万台单车的总产量中有43%来自ofo。今年5月,上海凤凰公告表示将与ofo合作生产500万台带有“凤凰”标识的单车,预计带来4000万的收益,接近去年全年5289万元的收益。

  但共享单车这一剂猛药的“副作用”正在显现。

  根据自行车零部件巨头信隆健康的财报,去年12月获得摩拜订单,今年一季度净利大跌73%至173万元,其购买原材料预付款增至5155万元。对于亏损,其财报解释:一方面是原材料成本上涨,另一方面是共享单车导致国内的内销订单大幅减少,而共享单车的出货量则尚未呈现收益。

  上海凤凰在财报中表示上半年是行业“去库存年”,其与中路股份去年分别减少库存16.91%及96%,但从上半年看,上海凤凰4873万元的原材料库存是去年的2.04倍,巨额储备会在下半年转化为“共享单车”。

  同样地,富士康、富士达分别与摩拜、ofo合作,宣称年产量可以分别达到500万辆及1000万辆,但去年全国单车内销产量也才2300万辆。

  更重要还有设备升级。“兰航为摩拜生产的锻造车架,都是几千吨的规模,需要上百万的生产设备投入,这个投入起码三年才摊销打平。”兰航CEO诸葛刚说,去年许多厂商不敢接共享单车的订单,就是担心持续性问题,怕“过把瘾就死”。

  值得关注的是,9月份,北上广深等12个大城市陆续发布“禁投令”,这些城市目前单车保有量超过800万辆,超出全国总量的一半。共享单车运营方倒是希望关闭后进者的大门,但生产企业储备的巨大产能会否一朝踏空?

  此外,巨头们只得出海开拓新市场,摩拜已覆盖10个国家,ofo宣称今年要在海外投车2000万辆,这几乎是其全部产量。但出海并不容易,一方面是具有出口资质的生产厂商并不多,成本自然水涨船高;另一方面则是海外政策与水土问题,此前摩拜与ofo就曾对谁是第一个进入新加坡的品牌产生争议,ofo第一个投车,但摩拜表示其并没有拿到城市自行车运营资质,只是放在那里“免费”供用户使用。

 

  押金无人监管

 

  8月份以来,骑酷单车在多座城市出现押金难退的问题,并进一步演变为挤兑,9月23日,该公司内部信承认资金紧张,影响正常运营,员工自愿选择去留。而因为押金导致的信任危机,正是笼罩在共享单车头上挥之不去的阴影。


声明:凡第一传媒网转载或发布的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910674347@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