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第一传媒网 注册 登录 查找 设为首页 企新社 中国传媒精英俱乐部官网
新媒指数New Media Index 新媒孵化New Media Hatch 新媒招聘New Media Recruit 新媒学院New Media College
您当前的位置:第一传媒网 > 新闻中心 > 政策 >

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要反对网络霸权(2)

责任编辑:传媒使者 来源:第一传媒 发表时间:2016-09-16
更多

  互联网技术发展不平衡助长了网络霸权主义,个别国家滥用技术优势,威胁国际网络安全以及他国主权和利益。有研究指出,一种威胁是“一国互联网体系被从国际互联网社会抹掉的风险”,只要在根服务器中删除一国的顶级域名,即可让世界各国都无法访问这个国家域名下的网站。另一种威胁是无法接入国际互联网的风险,即只要根服务器拒绝为一国提供根域名解析服务,该国用户就无法上网。还有一种威胁,就是利用社交媒体掌握话语权和煽动“颜色革命”。2009年,推特、脸书等美国社交媒体对搅乱伊朗局势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2010年底开始,西亚北非一些国家发生所谓“阿拉伯之春”的社会政治运动,美国社交媒体也扮演“重要”角色;2013年“棱镜门”事件暴露出美国已建起全球最大、最先进、最复杂的网络监听监控系统。可以说,互联网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已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命门”。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一个互联网企业即便规模再大、市值再高,如果核心元器件严重依赖外国,供应链的“命门”掌握在别人手里,那就好比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经不起风雨,甚至会不堪一击。

 

  二、互联网全球治理秩序不合理纵容网络霸权

 

  个别国家滥用技术与产业优势,控制支配国际互联网,在网络空间事务处理上以大压小、恃强凌弱,排斥其他主体平等参与,试图固化于己有利的治理秩序,维护网络霸权。

  个别国家掌控国际互联网规则制定权。1998年之前,管理根区文件和根区文件系统的是美国商务部下属的互联网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ANA),1998年成立的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实际控制者仍是美国商务部。这导致2005年联合国互联网治理工作组在报告中指出,根区文件和系统“事实上处于美国政府单边控制之下”。即便“棱镜门”事件曝光,美国2014年3月承诺有条件推动该机构改革,但实际进展缓慢,美国仍然在事实上垄断互联网资源分配与规则制定权。

  个别国家操控全球互联网发展议程设置权。截至2015年底,全球网络用户已达32亿,其中2/3来自发展中国家;然而,发展中国家却无法在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中享有相应的参与权、决策权与话语权。尽管十几年来,联合国和发展中国家一直努力试图以主权平等原则为依据,谋求改变互联网关键资源治理方式,争取在资源分配、标准确定、规则制定等全球互联网治理领域正当的参与权,但美国始终反对从根本上改变当前不公正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在2012年12月召开的国际电信世界大会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拒绝签署得到中国、俄罗斯等89个国家支持的新《国际电信规则》。相反,美国大力推动所谓“互联网自由”战略,试图转移全球互联网治理的主要议题。事实上,由于互联网发展上的巨大鸿沟,所谓“互联网自由”只能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单边的自由,是其利用网络霸权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意识形态和价值观输出的遮羞布而已。美国在网络治理与发展上还采取双重标准:一边宣扬所谓“互联网自由”,反对他国对网络的监管,干预他国自主选择网络发展道路;一边却在全球范围内实施网络监听,发动网络攻击,策动“颜色革命”,纵容、支持危害他国安全的网络活动。

  个别国家还积极发展网络军备,加快网络军事化进程。美国是第一个正式引入“网络战”概念和积极着手网军建设的国家。2002年起美国陆海空各军种纷纷组建网络部队,2010年正式启动美国网络司令部,2011年美国国防部出台的《网络空间行动战略》明确将一些严重网络攻击视作战争行为,2013年美国将网络司令部由900人扩编到4900人,2015年新版《网络空间战略》首次公开表示美国军方将把“网络战”用作针对敌人的作战方式。根据规划,美国将在2018年前建设133支网络任务部队。美国谋求网络军事霸权的行径推动了网络空间军事化,引发新一轮网络军备竞赛,严重威胁网络空间安全和世界和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