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指数 New Media Index 新媒孵化 New Media Hatch 新媒招聘 New Media Recruit 新媒学院 New Media College
您当前的位置:第一传媒网 > 新闻中心 > 网红直播 >

王尼玛和暴走撕逼,网红孵化水有多深?

作者:传媒使者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1-09

  “微博,怎么了?”2017年12月26日,知名学者于建嵘忍不住发了一条吐槽微博的朋友圈。

  因为他发现,自己刚刚在今日头条上开通的账号尽管只有1900多个粉丝,发条消息三个小时后也有58万阅读量,而同样的内容发在自己有280多万粉丝的微博账号上,四个小时后却只有不到14万阅读量。

  于建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研究政治社会学问题。在微博第一轮兴盛的2010-2012年间,他所发表的内容,经常能引发大量讨论和转发,而如今,这已不再是微博主流用户所感兴趣的内容。相比之下,去年鹿晗和关晓彤公布恋情,直接让微博后台服务器宕机。

  微博已然不再是当年的微博。

  七八年前,这个在当时还叫“新浪微博”的社交媒体,击败了众多敌手,一枝独秀。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公共舆论场”,甚至一度被赋予了“围观改变中国”的宏大愿景。

  而如今,这一产品形态的微博正在消失。

  这家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正在全面走向商业化。这一战略虽然帮助微博度过了财务难关,扭亏为盈,去年股价也大涨157%,市值突破千亿元人民币,却也招来用户密集吐槽。

  频繁出现的广告和过多的营销类信息,让越来越多的微博用户不堪忍受,甚至怒而卸载了微博客户端。而信息流的时间线被打乱后,微博公司对哪些博文能够出现在流量更高的位置上,有了更大的话语权。有人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为其贩卖流量提供了创收空间。

  微博方面对此否认。该公司对腾讯《棱镜》回应称,“信息流改版与商业化没有必然联系。”针对“过度商业化”的质疑,该公司称,“微博的广告加载率低于Facebook等很多社交媒体平台。”

  时移世易,今天的微博正在讲述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但这并不比前一个更容易。

 

  “大V”变迁背后的微博浮沉

 

  “目前除北京等个别城市外,国内房价并不算高,甚至离合理水平还差得很远!”一个月前,满头花白的任志强再度出现在公众场合。尽管已年过花甲,他依然不负“任大炮”称号,提出诸多颇具争议的观点。

  这位房地产大佬曾是微博上最活跃的“大V”,常有“惊人之语”。2016年2月28日,因“持续公开发布违法信息,影响恶劣”,任志强的微博账号被永久关闭。

  在2010至2012年,微博经历了一段短暂的黄金时代。那时候的微博“大V”是任志强、薛蛮子、韩寒、李承鹏、李开复、闾丘露薇、姚晨等以“公知”为主的一批人。在重大舆情事件中,他们充当了搅动网络舆论的主力,具有左右事件走向的影响力。

  彼时国内的传播学者们,不无振奋地撰文写道,“微博改变了中国的舆论场。”他们认为,这个通过关注机制分享140字信息的广播式社交网络平台,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公共讨论空间,“仿佛整个中国社会结构都被压平,来自底层的声音能够轻而易举地引发舆情震动。”

  这些都赋予了微博独特的价值和产品气质,用户数量因此急剧增长,成为当时最风光的互联网产品。

  2012年以后,微博却急转直下。一方面是由于中国互联网监管环境变化,“大V”们逐渐在微博隐去,另一方面是微信的强势崛起,以往在微博中发生的社交关系,绝大部分迁移到了微信。

  彼时,尽管微博公布的注册用户数据还在上升,但增速已经开始放缓。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到2015年,微博的网民使用率从54.7%连年下滑到33.5%。

  彼时,微博也一直延续着亏损的态势。财报数据显示,2014年归属于微博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6340万美元,较上一年度增亏66%。


声明:凡第一传媒网转载或发布的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910674347@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