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指数 New Media Index 新媒孵化 New Media Hatch 新媒招聘 New Media Recruit 新媒学院 New Media College
您当前的位置:第一传媒网 > 精品推荐 > 旅游 >

全球最贵摄影师到底在拍啥?

责任编辑:传媒使者 来源:第一传媒 发表时间:2016-12-22

  为什么有些人的照片是照片,有些人的照片就是作品,还那么贵,甚至号称“提款机”。

  当今全球售价最高的单幅影像作品《莱茵河II》就是,看起来普普通通,一条完全没有轮廓小路、草地、河流、灰色天空,竟然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433万美元成交(2011年)。

 

德国摄影师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欧美人称他为:超级提款机。

 

全球最贵摄影师到底在拍啥?

全球最贵照片《莱茵河 II》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作品

 

  第一次看到《莱茵河 II》感觉相当无厘头(其实羡慕嫉妒恨),后来自己拍多了,渐渐明晰它的纯粹与深远。

  通过数字手段,古尔斯基小心抹去相片中所有他认为破坏画面整体感的元素——河边的遛狗者、骑自行车的人、一座座厂房,直到画面“具备了充足的萧条感”——曾经发生在德国领土上的硝烟与分裂、统一与自由。

  古尔斯基还原了莱茵河的真实面貌,一种本质上的真实,而这种宏观意义上的“真实”基本贯穿了他主要系列作品。

  古尔斯基作品大多体现高科技、规模化、快节奏和全球化的世界景观。在庞大景观中,个体完全被淹没,似乎提醒我们:人类真正能做的到底有多少?

  “一股巨大的力量使得我们在它面前感觉渺小。”——我们被“消灭”了。

  如是我闻,这正是我们自己的处境。

  一篇蛮有嚼头的文章,以及这位“全球最贵摄影师”古尔斯基的多幅摄影作品。

  本文末尾链接则是与古尔斯基截然相反的另一位摄影师,他没有现代高科技,只用垃圾制成的相机拍照。

 

艺术之美  人文之思    美树嘉文艺志

 

置身浩瀚宇宙中的渺小蝼蚁

编译  李郁

 

  德国摄影家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拍摄的都是诸如股票交易所、摩天大楼、叠嶂山峦等巨大空间的照片,在这些空间中的人们看起来渺小而不懈,仿佛微小而从容的蚁群。

  他们也正如蚂蚁一般,似乎无暇检视在这个自然界中已经占有的一切。摄影作品中的那些人,不知不觉却又坚定地表明,大自然中已不再有人类不曾触及的领域。

  当今,全球经济一体化入侵的陆标正在取代自然界的陆标位置,在整体上,古尔斯基的作品恰好绘制了这样一个后现代文明世界的地图。

  这种景象不是令人鼓舞的。古尔斯基的很多照片,虽然都是华丽漂亮、色彩绚丽和沉静安详的,却让观众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这种反应的本质是什么?1756 年,爱尔兰作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1729-1797)发表了《关于崇高与美概念根源的哲学探讨》一文,这个著作对其他美学家和哲学家影响深远,特别是康德。

  在他的论述中,伯克给出了第一个关于崇高的现代定义:“凡是各种令人恐惧的或与恐惧有关的对象,或是在类似令人恐惧的事物中起作用的,就是崇高的根源。也就是说,它是由头脑能感觉到的最强烈的情感所产生的。”

  这种由于崇高引起的恐惧的最终起源是神。与它相比,人类就显得无关紧要了:

  “当我们凝视一个巨大的物体时,如果它具有无比的和无所不在的力量,我们就会退缩到自己的渺小天性中。同时,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在它面前被彻底击败。并且,虽然考虑到它的其他品质可能会减轻我们的忧虑,然而不论是它运用的对公正的信心,还是它用来缓和的怜悯,都不能完全消除从一个力量中自然而生的恐惧,这是一种无法抵抗的力量。

  如果我们感到喜悦,我们在喜悦中战栗。甚至当我们从中受益时,我们也不得不在这样一种力量面前感到战栗。这种力量能赋予如此重大价值的利益。”

 

 

  如今,至少在西方世界,在上帝面前的恐惧和战栗不再那么明显了。取代上帝的,是我们无尽的科技、政府、商业和通信网络。

  这些全球化力量变成了我们的宗教。这不是说我们必须在这个网络的恩惠里一心一意地赞成这个信仰,但是这个网络的神秘作用切断了世界,甚至用特殊的方法冲击着我们的日常生活。

  全球化当然带来了重要利益——没人会反对将发达国家的医疗技术输出到发展中国家所带来的利益。但是这些利益使人迷惑:当我们在本地的超市购买一个便宜的移动电话时,其中有一个完整的全球要素(经济学变量、国际贸易、科技发展)对交易施加压力,是我们从未考虑和了解的。

  全球化的“旋转动态”——古尔斯基作品的主题,即是当代的崇高所在:一股巨大的力量使得我们在它面前感觉渺小。按照伯克的说法,我们被“消灭”了。古尔斯基巨大的照片,比如股票交易所、巨型海港和政府大楼,都证明了这个力量。

  虽然他的作品展示了全球化的图景,然而古尔斯基并非仅仅只是记录了这些景象,他所寻求的是调用崇高:自由地操作图像,篡改建筑结构和自然环境,创造重复,加深颜色,扁平时间,提升崇高的官能。

 

 

  崇高的属性

 

  伯克的论述中有几个关于崇高的基本属性。首先最显著的是巨大。小而有魅力的事物是美丽的,而物理上的巨大是崇高的。

  古尔斯基用照片本身的大尺寸对抗着照片中小而清晰的人类个体。你可能在第一眼看到他巨大的照片时就能理解这一主题,你也可能长时间的观看,仔细查看那些个体的表情、位置、衣着和姿势。在宏观和微观间制造张力,是他作品的运行原则,作为一个恒定的暗示,这些人既是具有自身意义的个体,也是全球化梦想里的单个演员。

  在伯克的观点里,崇高的第二个属性是无穷大。观看自然界中一个无边无际的客体,令人愉快的恐惧充满了内心,这是我们对崇高的反应。

  我们还可以在结构建造,尤其是在建筑学中看到相同的效果,“眼睛无法察觉许多事物的边界,它们似乎是无限的,它们产生了几乎真的是那样的效果”,伯克将之定义为“人造无穷大”。一种由演替产生的效果,一个重复的序列。例如,在圆形大厅里“你将无法固定一个边界,你向任何一个方向转,相同的事物连续出现,想象无法停止。”

  在古尔斯基的作品“上海/Shanghai(2000)”里正好是这样的:建筑中重复出现的黄色部分和环状的结构使这个建筑物显得无限大并自我封闭,即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这个建筑显示出了自身的旋转动态。

  使用演替和匀质造成人造的无穷大,古尔斯基的照片频繁地寻找同样的色彩,例如在衣服上。通常在他的图像里每个穿同样黄色(或红、蓝)的人似乎穿着严格一致深浅的黄色(或红、蓝),逐一显著地在摄影文本里循环。

  在“99美分/99 Cents(1999)”这件作品里,全世界的色谱都拥挤在黄、蓝和橙色的调色板上,无休止地重复出现在商品、货架和标签上,直到尽头。古尔斯基也这样拍摄建筑物,强调同一空间内的几何结构。

  “巴黎,蒙帕纳斯/Paris, Montparnasse(1993)”展现了一个巨大的公寓大楼,它难以置信的大,就如同摩天大楼或重峦叠嶂,而每个单元又都是重复出现的。窗户里的物品,比如书籍或乐谱架,不只在一个地方出现。是不是古尔斯基巧妙处理了图像,使得这个公寓大楼看起来比实际还要大呢?这并不重要。对于人造无穷大的体验俘获了个体居民狭小空间的生存方式。正如我们通过公寓大楼达到的对生活环境的广泛殖民化一样。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