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指数 New Media Index 新媒孵化 New Media Hatch 新媒招聘 New Media Recruit 新媒学院 New Media College
您当前的位置:第一传媒网 > 精品推荐 > 科技 >

芬兰,简直就是一个巨型创业孵化器!

责任编辑:传媒使者 来源:第一传媒 发表时间:2016-11-16

芬兰政府有着一整套的举国创新体系与之对应,从政府、科研机构、企业和学校都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诺基亚在手机领域的淡出并不意味着芬兰在科技领域的倒退,相反,芬兰的创业环境能让他们在这个领域持续保有活力。可以说,这个国家就是一个巨型的创业孵化器。

       当汽车渐渐驶进位于芬兰第二大城市埃斯波的这座大楼时,我并不知道在我面前的这座建筑的身份。已经进入冬季芬兰白昼时长较短,虽然只是下午三点多,太阳已经开始下山。直到经过大门时,我看到了牌子上写着这个名字:Nokia。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这里曾经是诺基亚的办公大楼,如今许多楼层已经人去楼空,一家名为 Enevo ONe 的创业公司租下了其中一层作为办公场地。看上去很忧伤,但其实这是一个新旧传承的过程。诺基亚手机的离去对于芬兰的阵痛不言而喻,但时局的改变往往也会带来新的机会,诺基亚手机的离去意味着资源的重新调整。被割去手机部门的诺基亚,如今分为诺基亚网络和诺基亚科技两个部门,前者正在进行 5G 网络的研发,后者则注重开发贴近消费市场的科技产品——这次他们就在 Slush 大会上展出了非常酷的虚拟现实设备 OZO。

 

 

      除了办公场地,诺基亚手机留下技术、人才以及精神等遗产仍然能为芬兰所用。芬兰政府也有着一整套的举国创新体系与之对应,从政府、科研机构、企业和学校都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诺基亚在手机领域的淡出并不意味着芬兰在科技领域的倒退,相反,芬兰的创业环境能让他们在这个领域持续保有活力。可以说,这个国家就是一个巨型的创业孵化器。Tekes——国家级孵化器芬兰的国家创新系统从上到下共有六个层级,分别进行政策的制定、解读、指导、执行以及应用等工作。其中,在政策的指导层面,简称为 Tekes 的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发挥了巨大的作用。Tekes 创立于 1983 年,你可以简单将它理解为一个国家级别的创业孵化器,它独立决策,不仅为创业者提供资金上的支持,还会帮他们寻找合适的高校科研机构进行合作。Tekes 上海地区事务负责人、芬兰驻沪总领事馆科技领事贺亚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芬兰近九成的企业创新都与 Tekes 有关。远至诺基亚,近到开发《部落冲突》的 Supercell,都曾经得到过 Tekes 的资助。单单在 2014 年一年,Tekes 就已经投入 1.34 亿欧元,资助了 660 个项目。文章开头提到的 Enevo ONe 团队就从 Tekes 那里得到了 1600 万欧元的投资。

 

 

       但是和许多孵化器不同的是,Tekes 用政府的资金为初创企业提供资金,仅仅收取 1% 的利息,而且如果初创企业破产,甚至可以不归还这笔钱。Tekes 的传播经理 Eeva Landowski 告诉爱范儿,Tekes 之所以这么慷慨,是因为芬兰政府认为这部分的投资本身就是社会服务的一部分。由于芬兰本身社会福利极佳,大家生活安逸,某些程度上也会缺乏冒险的动力。这样的环境下,政府提供的资金和机会,能鼓励企业进行冒险和尝试。但并不是所有提交申请的芬兰初创企业都能成功获得 Tekes 的资助。当初创企业提交申请之后,Tekes 会对初创企业的想法、规划进行评估,然后才决定是不是要投资。而且 Tekes 只提供 50% 的项目支出,也就是说,如果想要跟 Tekes 要 50 万,初创企业自身也得有 50 万的资本。所以这些初创企业成立时仍然需要自行寻找投资人。“如果把初创企业的成长比喻做飞机起飞的过程的话,由于有了 Tekes 的资助,在芬兰的初创企业的在跑道上加速的时候会有更充裕的时间可以进行各种尝试,而在硅谷的企业一旦短期加速不能成功起飞就有坠毁的危险。”当聊到美国硅谷的时候,Eeva 做出了这个形象的比喻。她还提到了诺基亚,即使当年诺基亚业绩如日中天并不缺钱的时候,也会找 Tekes 寻求资助,用于一些风险较大的项目,而只要项目有前景, Tekes 也非常乐意提供这样的帮助,而对于诺基亚这样的巨头,Tekes 也会要求他们将成果分享给芬兰的中小企业,帮助他们一起成长。除了提供资金上的援助, Tekes 还在市场开拓以及技术输出等方面帮助芬兰企业。芬兰电子标签设备制造商 Confidex 的销售副总裁 Jarkko Miettinen 对此说道,Tekes 在帮助芬兰企业走出国外并落足国际市场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2005 年,创立不久的 Confidex 想要获取无线射频识别(RFID)技术主要市场信息,通过 Tekes 的帮助,他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进行了项目合作。Tekes 在寻找研究项目以及推广新品牌方面非常有经验,在海外市场取得成功的芬兰企业大部分都与 Tekes 合作过。极佳的创业氛围要体验芬兰的创业氛围,每年的 Slush 大会将为你提供一个极好的场所。这是一个创业者不容错过的盛会,各大初创企业在展台展示自己的作品,除此之外,大会还设置了好几个舞台,不间断地有创业者甚至各国政要登台演讲分享创业信息。场馆内还专门设置有类似谈判桌的区域,创业者会对投资人进行游说,争取在讨价还价之后一锤定音。

 

 

       游戏《部落冲突》开发商 Supercell 的 CEO Ilkka Paananen 也认为芬兰的创业环境极佳。继开发愤怒的小鸟的 Rovio 之后,这家来自芬兰的游戏企业脱颖而出,除了《部落冲突》,他们的另外两款游戏《卡通农场》和《海岛奇兵》也同时跻身全球手游综合收入榜前十位,使得成立于 2010 年的 Supercell 在 2014 年的收入已经达到 20.55 亿美元。而 Ilkka Paananen 本人也成为明星,当他在 Slush 大会上演讲时,全场座无虚席,场外也围满了人。

 

 

 

      Supercell CEO Ilkka Paananen在谈到芬兰的创业环境时,Ilkka 表示,芬兰的企业税率非常有竞争力。从明年起,税率只有20%,是欧洲最低的税率之一。而且芬兰的创业公司相互之间都非常友好,大家就像一个大家庭,一个公司学到的东西,很乐意分享给其它公司。而公司内部的文化也非常友好,同事间交流简单直接,同事相互间没有猜疑。去年诺基亚还在 Slush 大会上发布了平板 N1,并且宣布今年在中国首发。而今年诺基亚董事长 Risto Siilasmaa 在登上本次 Slush 大会最高规格的银色舞台(Silver Stage)讲话的时候说道,与三年前相比,诺基亚已经失去了 99% 的人才和资源,一切都是重新开始,他们会在手机之外的新领域重新开始自己的品牌,而诺基亚精神也将永存。

 

 

      右边那位就是诺基亚董事长 Risto Siilasmaa对于诺基亚来说,失去手机部门已成事实,确实没必要过多沉浸在历史中,不如将这一切看作转型的机会。对于这家有着 150 年历史的企业来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要知道在几十年前,诺基亚原本是一家造纸公司,直到 20 世纪 80 年代才转型进入通讯领域,最终靠着手机业务大获成功。公司转型,芬兰人对于诺基亚的认识也在改变。最显著的例子莫过于大学生。在之前,所有的大学生都梦想加入诺基亚工作,而如今的大学生则更加希望能自己创业。鼓励创业的教育在 Slush 大会现场,我刚好就遇到了几位在芬兰读书的中国留学生,来自阿尔托(Aalto)大学的学生许智恒告诉我,在芬兰的学生团体中,也能感受到浓厚的创业氛围,许多学生在大学期间就已经开始有自己的公司。芬兰的政府和学校也非常鼓励学生创业,一方面在芬兰注册公司的流程非常简单,另一方面学生还可以申请免费的办公场所。许智恒所在的阿尔托大学就有一个 Startup Sauna 孵化器,许多学生创办的初创企业都可以向他们申请投资和帮助,而他们之中的成功者也会回到 Startup Sauna 对创业者后辈进行指导。

 

 

      Illka 曾自豪地说芬兰有着 PISA 标准评选的全球排名最佳教育体系。而我所遇到的留学生也告诉我,芬兰的教育风格和国内非常不同,学生并非为了考试而学习。如果考试不能通过也不是世界末日,导师会继续对学生进行培训。而且芬兰有着极其灵活的教育模式,在芬兰的大学,有余力的学生可以在主修课程之余自由选择课程,甚至还可以通过教育系统选择芬兰其它大学的课程。除了 Startup Sauna,芬兰还有 Aaltoes 和 Startup Life 这两个组织。前者是一个由学生运营的组织,每年都会组织将近 100 场相关活动;而 Startup Life 则会将最优秀的学生送去美国硅谷的创业公司进行实习。不单单是大学教育,芬兰的教育从小学开始就具有自己的风格,位于埃斯波的 Vindängens 小学从一年级开始就利用 iPad 来进行教学,每个学生自己领一部 iPad 回到自己座位上,根据上面的题目进行作答。虽然就目前而言并不是每一所小学都会这么做,但未来在芬兰的学校中我们会看到电子设备在教育中的越来越多地得以应用。

 

 

       Vindängens 小学的校长还告诉我,芬兰的小学不会对学生进行排名,显然他们希望大家成功,但是他们不希望孩子从小拥有太大压力:“我们认为学生在开心的状态下能学得更好,这是我们的理念。”看到现场的芬兰小学生们一个个在学校不论上课还是下课都会露出的开心而真诚的笑容,对比起国内许多小学生哭着喊着不愿意去上学的情景,不免让人唏嘘。总结从政府层面的 Tekes 出钱投资,到创业盛会 Slush 和孵化器 Startup Sauna 为创业者提供舞台,再到芬兰的教育输送人才,这些资源都被高度整合,这或许是芬兰国家竞争力一直高居全球前十甚至一度连续三年位居第一的原因之一。从国土面积上来看,芬兰并不算大国,因此必须充分整合资源才能爆发。芬兰的模式告诉我们,将手头上所有的资源充分整合的话将会爆发出极大的能量。虽然诺基亚手机已经不在,虽然面临着又一轮的经济衰退,但是芬兰的科技发展以及创业氛围却没有因此减弱。对于芬兰来说,曾经诺基亚手机的成功已成过去,而出现这样的巨头本身就是非常罕见的,芬兰政府也明白不能一味依赖这样的大公司,通过广撒网的方式培养这些初创企业也就显得更加重要。在举国创新体制下,如今像 Rovio 和 Supercell 等公司已经成为新一批的芬兰明星企业,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目前仍处于初步阶段的创业团队脱颖而出站上舞台。

 

     (来源:极客网  作者 陈昊)


声明:凡第一传媒网转载或发布的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910674347@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