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指数 New Media Index 新媒孵化 New Media Hatch 新媒招聘 New Media Recruit 新媒学院 New Media College
您当前的位置:第一传媒网 > 行业热点 > 虚拟现实 >

谁还在VR行业背水一战?

作者:传媒使者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21-01-01

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虚拟世界的商业价值又重新回归到投资人和科技圈视线,VR也因此得到短暂的关注。看起来VR的新故事已经在路上了,但是当前依然存活的VR公司们,仍在背水一战。

  66亿美元,是IDC (国际数据公司)给出的2020年中国VR/AR产业的市场规模预测,涨幅程度列居世界首位;10%,是2016年媒体给出的中国市场上存活的VR企业估计数据。

  4年过去了,曾经狂热的资本已经冷却,行业的洗牌历经了一轮又一轮。当初闻风而动入局的公司们命运基本划分为两派。

  一方面,科技巨头们可以大举进军又全身而退,2018年,英特尔宣布关闭其VR相关部门并停止相关穿戴设备的研发,IMAX VR在2019年初关闭其在洛杉矶、曼谷和多伦多的最后三家体验店,并结束VR业务。另一方面,一头扎进VR赛道的草根们,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创业者们通常倾其所有,最后能带回的也许只有一批批卖不出去的头显。

  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虚拟世界的商业价值又重新回归到投资人和科技圈视线,VR也因此得到短暂的关注。看起来VR的新故事已经在路上了,但是当前依然存活的VR公司们,仍在背水一战。

 

  VR短暂利好来源于“疫情”需求,而非商业模式突破

 

  VR看房、VR上妆等等社会化营销场景已经被很多用户熟悉,但公司面临较高的推广成本,很难复制和大量推广。而今年疫情下,因社交限制,让这些之前的应用和产品的使用率变高,给了市场VR复热的印象,但是在商业模式方面并没有突破性进展。

  在VR的行业产业链里可以分为硬件、软件、内容制作与分发和应用与服务。每个环节的盈利方式不尽相同,硬件主要靠售卖商品和专利,而软件、内容制作与分发、应用与服务则以售卖无形商品和劳动力为主。这四大块构成了VR行业完整的产业链。

  目前,产业链上游的产品已日趋成熟,头显已经有移动端Oculus Quest、Pico Neo 2,PC端Valve Index、HTC vive cosmos、小派等,虽然售价相较几年前有所降低(Quest2售价为299美元),但C端的购买欲望仍不算高涨。早在2014年,三星就和Oculus公司开展合作推出了售价为99美元的三星Gear VR硬件,经常有购机送Gear VR的活动,然而直到2016年Gear VR用户数量才突破100万。

  据SuperData统计,Oculus Quest 2019年的销量为70.5万台,作为同样能满足家庭娱乐的竞争品,索尼PS 4同期销量超过1350万台,差距就是这么现实。

  可见VR硬件在C端用户的获取有多困难。

       加之现阶段的VR, 大多也是各自为政,生态体系未形成,行业标准也远未规范。但可以预见的是,任何商业的成功都伴随着壁垒和垄断的出现和一套完整的闭环,从硬软件内容上三管齐下,打造出一个拥有独立自我体系的产品。

  那前文提到的“草根们”呢?

  别急,从市场应用来看,VR的新商业化突破口,正越来越往B端应用集中,娱乐、教育正是被看好拓宽的两个领域。

  根据GFK发布的《中国VR行业应用调查报告》来看,约有60%方案商涉及游戏/娱乐领域,而教育行业排名第二,占比35%。企业客户对市场价格相对没有那么敏感,更适合作为C端的先行铺垫。在离开疯狂烧钱的硬件投入后,大部分活下来的VR创业者都走上了行业生态的后两类,内容制作和应用。

 

  细分市场的少数玩家

 

  为了了解创业公司们活下来的秘诀,我们采访到了两家仍在市场上活跃的VR公司。

  “我们在做现在这个方向之前,也尝试过很多,包括硬件设备头显的引进等等,最终才找到现在这条结合教育行业应用的路。”江西科骏实业有限公司刘总经理谈到。这家落地江西南昌的专注VR教育及行业应用解决方案为主的技术服务企业,在江西南昌成为世界VR产业大会的举办地和各种政府产业扶持政策出台后,毫不犹豫地选定南昌落地,入选了2019年评选的中国VR企业50强。


声明:凡第一传媒网转载或发布的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910674347@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