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指数 New Media Index 新媒孵化 New Media Hatch 新媒招聘 New Media Recruit 新媒学院 New Media College
您当前的位置:第一传媒网 > 行业热点 > 行业观察 >

从《我们的法则》看实境综艺如何制作

责任编辑:传媒使者 来源:第一传媒 发表时间:2016-06-15

  昨晚,安徽卫视《我们的法则》开播,本来觉得他的艺人搭配有些问题,总觉得怪怪的,不一定能出化学效果。想一想,李亚鹏和吴奇隆能像黄渤和孙红雷那样刷街吗?孙艺洲邢傲伟能像郑恺和陈赫那样玩游戏吗?说实话,并没有太看好。

  但是看下来,竟然没有换台,首先我们承认导演组非常聪明,他真的没有让李亚鹏他们去玩游戏,但凡他只要有一点儿游戏,我觉得这节目必死,李亚鹏里气质太不适合玩游戏了,四爷也是,尽管四爷这两年综艺上得也不少,但他肯定不是一个综艺咖。

  节目组聪明的是,根本没有设定任何游戏和任务,他把嘉宾放在一个必然会有矛盾冲突的情境里之后,就默默退出了。然而正是在这种唯一规则“生存”的逼迫下,每个嘉宾都逼迫出了自己相对最真实的真人秀状态,而在这种状态中,每个嘉宾体现出了自己不同的人格特点,当李亚鹏朗诵起《海燕》的时候,笔者不由得想:老哥,你算选对节目了啊,还好你没去凑热闹玩游戏啊。

  市场上琳琅满目的真人秀犹如道道大餐,从大餐《奔跑吧兄弟》到甜品《我们相爱吧》不一而足,然而《我们的法则》给这个餐桌添加了一道新品——拌着芥末的蔬菜沙拉,辛辣却又有回味,最关键的是,他原汁原味,没有酱料没有煎炒,一口咬下去,是最趋近于真实的绿色的味道。

  说到这里,就要说一下,实境类节目的制作方法。笔者断言,接下来的户外节目无外乎两个类型“游戏竞技类”和“实境记录类”,而《我们的法则》,是有希望在“实境记录类”里竖一竖新的标杆的。

  一、实境综艺的第一原则

  天然矛盾的环境和人物关系 决定了节目的走向

  真人秀很像是纪录片和电视剧的“混血儿”。现在流行的户外真人秀,70%是演绎,30%是真实,在游戏和任务面前,明星适时给到了自己希望表达出来的效果——惊诧、大笑、出丑、耍帅。而观众所能看到的,其实是明星真实性格的切面,而非全貌。

  真人秀是没有剧本的,但是在预设流程和环节上,会做大量的沙盘推演,什么样的游戏,我们希望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而明星会给到效果,如果这一趴没有效果,导演组甚至会“适当干预”,让一切“比较有效果”。因此在真人秀里,不管有多复杂的游戏和任务,不管有多少结果无法预料,但一切会往“最有效果的”设计而去。

  在《我们的法则》,导演组同样进行了预设,但这种预设和设计游戏与设计任务不一样,他的预设是大环境的预设:把手无任何现代化装备的明星扔到荒岛环境上,然后静静退出,来记录在这种环境下“人的生存”和“人的成长”,以及“小社会的形成”。在这种“天然极端矛盾”下,真正做到零干预的原生态呈现,就是为了“更有效果”。因为很简单,你干涉和帮助就反而会没有效果。

  导演组的“观察者视角”,以及极端环境的压迫,决定了“以生存为第一条件”的人类,在这种条件下,必然会释放出“95%的真实”,剩下的5%,是有可能还有一点点挥之不去的偶像包袱。

  那么我们说,这种“天然环境或人物关系必然会产生矛盾”的预设有哪些节目呢?

  比如开启了户外真人秀先河的《爸爸去哪儿》,他的天然矛盾在于,把不擅长带孩子的爸爸和孩子放在独处环境里,必然会产生戏剧冲突,包括《爸爸回来了》。这同样也是“实境综艺“中预设情境的一种,只不过这种预设最终还一定会温情走向。

  从预设情境来说,《我们的法则》更大胆也更极致。他的预设包括极致环境、极致条件,还有人。仔细分析,这些人物在特定环境中各有承载,管理者李亚鹏、实干大哥吴奇隆,“老干部属性愣头青体质”的孙艺洲,能上树有体力的邢傲伟,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娇生惯养的黄子韬,农村长大一夜成名的小沈阳,娇滴滴的熊黛林,人物性格不重复,在极致环境中,必然会产生戏剧冲突。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