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指数 New Media Index 新媒孵化 New Media Hatch 新媒招聘 New Media Recruit 新媒学院 New Media College
您当前的位置:第一传媒网 > 财经 > 金融观察 >

中国式迭代:互联网金融将会成为真正的“穷人银行”

作者:传媒使者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7-11-21

互联网金融将会成为真正的“穷人银行”。

  香港电台曾播出过一档真人秀节目《穷富翁大作战》,节目组邀请香港社会的顶级富豪与名流,用5天时间体验贫民生活。他们手上只有很少的现金,剥离一切人脉关系,住进贫民窟的“笼屋”里,从事如倒垃圾等低收入的厌恶型工作,甚至露宿街头。

  参加之前,新民党副主席田北辰踌躇满志地说:“如果你有斗志,弱者也可以变成强者”。5天后,他灰头土脸,不得不承认,底层人士为生活所迫,所以志短,志短则更穷,更看不到远方的路,如此循环往复,这些人被压得永远翻不了身。

  贫穷的本质在于“无助”。他们光是为了满足三餐温饱便已拼尽全力,用有钱人的眼光去审视没钱人的“不上进”,不啻为二次剥削。

  香港社会的底层故事,在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版本。三十几年前,孟加拉国的尤努斯教授也发出了类似的喟叹。

  上世纪70年代,孟加拉国爆发严重的饥荒,尤努斯进入村庄里试验高产种植的办法。在一次走访中,一名育有三个孩子的年轻农妇告诉他,自己每天从放高利贷者手中获得22美分的贷款购买竹子,编制好竹凳后交给放高利贷者还债,她一天的所得仅仅是,2美分,甚至不足以购买一天的食物。

  这是富庶家庭出身的尤努斯平生第一次直面真正的贫困,他既震惊又羞愧。尤努斯掏出了27美元借给了42位贫困的村妇,让她们作为竹凳生意的本金。

  这一次田间的金融试验,成为此后席卷世界各国的“穷人银行”的起点。1983年,尤努斯主导下的格莱珉银行正式成立,主要为贫困人口发放小额贷款。

  现在,格莱珉银行已成为孟加拉国最大的农村银行,为7万多个村庄的650万借款者提供信贷服务,偿债率高达98%。全球100多个国家的250多个机构在仿效这种“穷人银行”的运作模式。

  尤努斯因此被授予200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词写道:为了表彰他们从社会底层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但这场面向贫困的战争远远没有到可以庆祝胜利的时刻,“穷人银行”真的可以对抗贫者愈贫的社会重力吗?

 

  格莱珉模式演变史

 

  “造成穷困的根源并非是由于懒惰或者缺乏智慧的个人问题,而是一个结构性问题:缺少资本。这种状况使得穷人们不能把钱攒下来去做进一步的投资。一些放贷者提供的借贷利率高达每月10%,甚至每周10%。所以不管这些人再怎么努力劳作,都不可能越过生存线水平。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在他们的工作与所需的资本之间提供一个缓冲,让他们能尽快地获得收入。”尤努斯认为。

  尤努斯主导下的格莱珉模式经历过三个阶段,并随着时代变迁持续自我进化。

  在最初的起步阶段,格莱珉银行只是在部分乡村地区以实验项目的形式存在,尤努斯作为担保人向穷人们提供小额贷款,大约有500位借款人受益于这个试验,同时,尤努斯也在持续游说孟加拉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接受这一模式。

  伴随着格莱珉条例的出台与数年发展,格莱珉银行步入了成熟阶段。这一时期,格莱珉银行形成了一套完备的借贷程序与小组联保模式,共同组成后来为人熟知的小额信贷模式。

  一个典型的格莱珉借贷流程是:当一名农村贫困妇女希望申请一部分贷款用于生产及制造型活动时,她可以找到其他几个有相同社会背景、具有类似需求的妇女组成“团结组”,如果小组中有人逾期未能偿款,整个小组都要受到处罚。

  一方面,小组能够为成员的贷款承担共同责任,每个人既是监督人也是被监督人,并通过联保和互动来代替传统的抵押,保证还款率;另一方面,小组内部能够激发强烈的互助与竞争意识。

  除此之外,在格莱珉银行,贷款者也是银行的存款者。贷款者每周偿还小额贷款,并存入另一笔小额存款,当她们还清所有欠款以后,还可以获得一笔存款,这种分期储蓄行为是改善财务状况的重要一环,将她们逐步拉出贫困的泥潭。


声明:凡第一传媒网转载或发布的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910674347@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